茶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中农民土地被征后一夜成富翁多数人不知所措

发布时间:2020-02-27 11:58:39 阅读: 来源:茶碗厂家

关山村的一些村民每天坐班车到田头务农。  随着武汉城市建设的提速,一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农民土地被征用,一夜之间成为“新科”富翁。面对突如其来的财富,他们中许多人不知所措。昨日,参加“两会”的市人大代表及市政协委员们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些村里产生的“新科”富翁其实更需要就业。  对城中村改造非常熟悉的市政协委员龚华平介绍称,从武汉关山村至鄂州梁子湖涂家垴镇130公里。每天早上6点,关山村的一些村民来到村委会,乘坐村里的班车到涂家垴务农;下午4时,又乘班车回家,他们成为另类“上班族”。  随着东湖开发区光谷科技城的快速发展,处在科技城腹地的关山村已有90%的土地资源被征用,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始,富裕起来的关山村农民就无地可种,大多放下了手中的锄头。  环境的日新月异,吸引了韩国、德国等国家及国内商人来投资,其中许多项目都以大批量农作物为基础。没有土地的关山村拿什么来做支撑?  关山村村委会做出惊人之举,决定将丢弃多年的农业重新捡起来,与该村目前开发的项目配套发展。同时,此举也可让村里的3000余村民不至于“坐吃山空”。  龚华平称,如今,洪山的这群另类“上班族”,将在鄂州生产的农产品送到鲁广超市,与大单位签订合同,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豪购”门面做老板  从几栋砖瓦房到几套楼房,从农民到居民,从节衣缩食过生活到一夜之间衣食无忧,城市化进程飞速发展,造就出城中村一批失地村民,他们的生活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逆转。  在洪山区从事城中村改造多年的龚华平介绍,一般情况下,大多数农民都可以拿到补偿款上百万元,一些村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时,往往会被赌博公司瞄上。不同的财富观,往往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有的因财富而烦恼,有的却能够更好地融进城市,成为真正的城市人。  对于大多数转变身份的村民而言,他们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也没有一技之长,如何在成为城市人后,在城市找到自己的生存之本?龚华平称,在光谷步行街,关山村的几个村民联手,豪购了上千平方米的门面房。  几年下来,这些村民们不再满足于当低端的“房东”,看着别人做生意,自己也手痒痒起来,“看都看会了”,他们纷纷从“房东”成了生意人,而这种效应很快在周边的村子传播开来。  第二部分 状态  新富翁走上赌博路  最终输成“犀利哥”  张明(化名)是东湖高新佛祖岭的村民,前年,张家老房子拆迁,得到一笔补偿款,还分了两套新房,一套给父母,一套自己和妻儿住,他安心上班挣点工资,日子很幸福。  半年前,一朋友约他去赌博,他抱着好玩的心态去试了一把,不料一晚就赢了1万多元。来钱这么快,他来了兴致,以为找到了一条钱生钱的快速致富路,想到在大学食堂辛苦上班每月才能拿到1000多元钱,和赌博赢钱相比简直微不足道,他再也没心思上班了。  张明此后专职赌钱,可运气不会总是那么好,不到一年时间,他就输光了积蓄,还借了高利贷。房子没了,妻子气跑了,父母气得住进医院,不认他这个儿子了,如今的他一度流浪街头,捡剩饭、睡天桥,几成“犀利哥”。  小伙子只想做“宅男”  打了一年游戏机  23岁的杨末(化名)是洪山区和平乡某村村民,4年前中专毕业后,他到江苏一家钢厂打工,工作了一年多后回汉。回来又找了一份工作,因嫌工资低又累人,辞职不干了,整日在家沉迷打网络游戏,每日三餐都是父母端饭到面前。2009年6月,父亲病重,在病床前,杨末曾幡然醒悟,下决心努力去找份工作,担起家庭的重担。  2009年底,就在工作还没有着落时,村里传出要拆迁的消息,他家的房子也被列入其中。杨末大概盘算了一下,顿时觉得有了依靠,想到几个月来找工作处处碰壁,看人眼色,拆迁便能得到一大笔补偿费,杨末又安心地打游戏了,就等着拆迁公司的人上门谈判。  去年6月房子拆了,他家获得了近100万元的补偿费,还要还两套新房,这下他觉得高枕无忧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还出去找工作吗?”面对记者的问题,杨末觉得很茫然。“还工作干嘛啊,这钱够吃了,等还建房盖好了,出租一套,坐家里收钱。”  杜大爷隐瞒巨款  依旧每天下田劳作  2月8日,记者在田地里见到杜大叔时,他正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和一双有点裂口的胶鞋在菜园里浇水。  杜大叔今年60岁,一儿一女都在外地打工,收入不高,连过年都为省车费没回家。去年他家两栋楼房拆迁,获得了100多万元的补偿款,担心儿女因为分钱起纠纷伤感情,他隐瞒了这事,每天依旧早起到菜地里挑粪浇水,忙碌到很晚才回家。  地里活不忙时,他又操起老本行——修鞋,在菜场旁边支个鞋摊,钉掌、上线每天也能挣个二三十块,一个人的生活不成问题。“那拆迁款这么支配呢?”记者问。老人说,这笔钱他一分没动存进了银行,他已经给儿女分配好了,除去孙子的教育基金,其余两家各分一半,等他百年之后才能动这笔钱。如今他身体还算硬朗,权当从没有过这钱,日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  第三部分 出路  能否解决好村民失地后的生存需求和生活保障,是城市化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人大代表、红桥集团负责人尹寿山建议,政府应该为失地村民提供相应的社会保障,包括学习技能、就业和投资理财等培训。  尹寿山称,政府和社会应该对农民失地后的生产和生活有一定的支持和帮助,让农民手里这些资金对社会发展起到良性的促进作用,也能保障农民今后的生活有个好的着落。  生存技能就是确保“富翁”稳定生活的前提。尹寿山建议政府成立一些培训中心,让从前只会种地的农民,学习电焊、修车、补胎等技能,拓宽他们的就业渠道。不过这些培训项目最好由政府街道或社区牵头,倡导公益性,以免产生矛盾。  龚华平则认为,政府除了强制性地免费进行技能培训外,征地单位还要预留一部分基金,做为培训费。洪山区的青菱乡、烽火乡则为村民留下一部分商铺,培养自己的企业家……当然,这其中最关键的是村里必须有一个好的“带头人”。文/记者 李芳 秦杰 图/记者 蔡晓智 摄  据杭州媒体报道,为鼓励失地农民就业创业,走上健康向上的正道,去年11月,杭州市江干区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征地和撤村建居农转非人员就业工作若干政策意见”,并公布了鼓励奖励政策。  为鼓励无业的妇女工作,政策第4条中规定,“凡参加非正规组织居家就业的妇女,并参加社会保险1年以上,经区劳动保障部门、区妇联认定的,按就业人数给予组织者每年1—5万元奖励,给予居家就业妇女工资额20%的奖励。”  这项奖励政策很优惠:一个妇女如果一年靠自己劳动赚了1万元,江干区就要奖励她2000元;如果赚了5万元,就奖励她一万元。不过,就业妇女要拿出相关凭证,如发票以及妇联等部门认定的材料。  为鼓励失地农民读书,政策第2条中规定,“凡在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就读并取得大专、本科和以上学历证书的,分别给予1000元、1200元、1500元奖励。”  为鼓励失地农民创业,政策第4条中规定:“凡从事个体经营、创办注册企业或民办非企业单位(国家限制的行业除外),并参加社会保险1年以上的,给予5000元一次性开业补贴和每人每月150元社保补贴;带动本区失业人员就业并参加社会保险1年以上的,按照每人每年3000元标准给予奖励。”  目前,江干区共建立了就业援助服务平台39个,配备就业援助员70人。江干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力争到2015年,实现“8090”人员全部就业,“4050”人员充分就业。

武汉阿波罗医院擅长疾病

张闵烦医生

曹静医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