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结构调整应是明年重头戏

发布时间:2021-01-07 19:41:58 阅读: 来源:茶碗厂家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举行,届时将讨论明年的经济增速、居民消费价格、就业等目标。

尽管今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保八”已无太大疑问,不过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却认为,明年仍需要防止经济再次探底,因此尽管有机构预测明年的经济增速会更高,但是贺铿仍谨慎地认为,经济增速仍定为8%为好。

“如果政策基本面不稳定,可能会出现经济下滑的局面,我认为明年经济会面临很多严峻的挑战。”12月3日,他对记者说。

贺铿曾经担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作为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他今年也多次到各地调研,了解新的经济形势下的新问题。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下一步国家应该将大量的中央投资更多用于民生的改善,进而提高居民收入,提振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而这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国民收入分配结构。

增长的真正动力仍然缺乏

《21世纪》:经济是不是已经走上了上行的轨道?

贺铿:今年“保八”没有问题。一方面,经济比预期增长快,积极因素也在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固有的矛盾并没有真正解决,经济增长中的一些困难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所以当前面临的形势还是比较错综复杂。

明年面临的情况仍然严峻,完全没有必要盲目乐观。因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并没有实现根本性变化,增长的真正动力仍然缺乏,如果没有政府的推动,经济增长速度还有可能掉下来。

明年一、二季度很关键,如果一系列投资措施减弱过快,再加上国际上大宗商品投机者的炒作,特别是金融产品的炒作,将带来很大的风险。如果大宗商品价格非正常上升,对于中国的影响不可忽略。

明年的外贸应该会好于今年,基本无疑问,因为目前世界经济整体在复苏。今年三季度的出口虽然仍是负增长,四季度出口降幅有望进一步缩小,明年上半年估计我国的出口会进一步好转,实现正增长,但不能期待很快要实现大幅度的好转。

《21世纪》:明年会不会出现第二次探底?

贺铿: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方面来说,外需和内需,在明年都不会有明显的增长,所以,投资的拉动作用在明年一、二季度还很关键。如果政策基本面不保持稳定,可能会出现经济再次下滑的局面。

明年经济出现预想不到的变化,出现反复的情况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我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把如何稳定宏观政策的连续性作为重要议题之一。

《21世纪》: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管理好通胀预期,您对通胀预期怎么看?

贺铿:资产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不能混为一谈,而且二者的关联度也不是很密切。现在资产价格涨得很快,不见得CPI也迅速增长。比如2008年奥运会期间到2009年,资产价格下降很快,但CPI却在上涨,资产价格和通货膨胀还不是相关的。房地产的上涨,没有推高CPI的必然性,但是国际上的大宗商品如石油、天然气、食品等价格上涨过快,会导致国内某些产品的市场价格上升。尽管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认为近期中国不会出现通货膨胀。

最近一段时期,煤、电、油的价格调整比较集中。各方面反映也比较强烈,但目前还没太涉及到居民,主要是工业使用。这对CPI没有很大影响,但是对PPI将会有影响。

货币政策要真正适度宽松

《21世纪》:对明年的主要经济目标您有什么看法?

贺铿:明年的形势不宜过分乐观,所以明年的GDP增长定在8%比较合适。

而在正常情况下,从全世界来讲通货膨胀预期不会很严重。在我看来,通货膨胀、CPI主要反映的是供需关系。现供给方面临的是产能过剩,需求方面临的是居民消费和外需不足,何谈通胀预期?要保持中国经济有一定活力的话,CPI应该定在3%-5%。任何经济要有活力都需要适度的通货膨胀。所以明年CPI定在3%比较好,要尽量控制在3%以上、5%以内。

《21世纪》:当前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明年需要适度紧缩吗?

贺铿:货币政策显然不能继续维持今年上半年的路线。但是,明年货币从紧也不合适,因为货币从紧对于居民的信心和心理会产生影响,最重要的是今年这么多项目开工,接下来资金的补充和到位问题要解决好。

已经开工项目的资金保证主要是依靠银行贷款,所以银行贷款还要保持适度的增长,但适度的增长不可能是今年上半年那样没有控制的增长。

明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应该会保持连续。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要做到真正的适度宽松,不是极度宽松。

《21世纪》:那么积极的财政政策在明年是不是也应保持连续?

贺铿:财政政策如果要收紧的话,那很多项目能否持续就成问题了。所以明年财政政策应该是积极的。我认为财政支出不应该比今年少,至少要保持今年的态势。财政赤字应该维持今年的规模,甚至再高一点也没问题。中国的财政赤字与金融风险相比,财政风险要小得多。

结构调整应该是重头戏

《21世纪》:2007年宏观调控政策是“双防”,2008年是“一保一控”,2009年是“保增长”,明年是否会有新的提法?

贺铿:我个人认为不宜再提“保增长”,对于明年来说,经济结构的调整应该是重头戏。

在经济基本增长速度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应该在结构调整上下功夫,特别是在收入分配结构调整上下功夫。我们最终消费率越来越低,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就越不足,收入分配问题应该想一切办法不断改善。

明年需要“保”的是就业,应该在增加就业上下功夫,就业目标应该适当的更高点。

《21世纪》:结构调整问题已经成为老生常谈,为什么一直不能解决?

贺铿:所谓经济结构,在我看来,不是简单指产业结构,不是一、二、三产业比例的问题,也不是具体产业的问题,首先是国民收入的分配结构越来越不合理,所以应该采取措施,增加低收入者的收入,提高最低工资水平。

在这方面要有硬措施,只有收入分配结构调整能改变经济增长内生动力问题。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增加,就业增加,消费需求就能上来,经济才得以发展。

今年上半年采取的措施对于保就业的积极作用值得我们深思,比如浩大的“铁公鸡”(铁路、公路、机场)项目并没有直接带动很多就业机会,就业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关系,但并非高增长就一定有高就业。

重庆比较好的尖锐湿疣治疗建议

上海医院打胎大概多少钱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影响白癜风治疗效果的因素 四大因素影响治疗效果

南京皮肤病医院教您:冬季牛皮癣患者正确的洗澡方式

南京皮肤医院:高调炫美,就因为你治好了白癜风!

做了人流什么时候来月经

相关阅读